你身边亲戚之间因为互相给压岁钱闹矛盾的多吗?

我自己没有遇见过,我们家的亲戚还可以,我这里亲戚太多了,七大姑大姨,娘家叔伯,兄弟姐妹,表姐表弟啥的,一共好几十家亲戚,大家春节碰到一起,给孩子们统一都是一人一百。舅妈,姨妈等长辈,以前给他们买年礼啥的,现在觉得太浪费,就给他们一家五百。没办法,亲戚太多了,就这么算下来,压力山大啊!

我的身边朋友之间没有,亲戚之间还真有;去年春节亲戚都互相拜年,我妈的姨妹前年生了二胎小孩,我们见面都要包红包的,我们年青人挣钱比老年人要容易些,我们年青人一人给一千,可我妈给三百,姨妹脸上表情立马就变了,吃过饭我就问我妈,我嫂生孩子姨妹包多少钱?我妈说:她也包五百,我听后原因在少二百;可是她就不知道我兄妹两个加上我妈二千三百元,我嫂生孩子时姨妹夫妻二人总共就一千元,她就看我妈包少了二百,这样最亲的关系为钱都放在脸上有啥意思?钱就真的那么好吗?亲情都不要了吗?

因为压岁钱,心里不舒服有过一次,但是,都是亲戚嘛,不会因为这点事情撕破脸闹矛盾的。

去年过年,老婆因为工作关系没有回家。按照习俗,我带着孩子们去丈母娘家吃年夜饭,吃完饭后,就是孩子们最喜欢的,发压岁钱的时刻了。

按照往年的习惯,我给老丈人丈母娘一千块钱的压岁钱。小舅子的孩子不到一岁,给了她八百,为什么给这么多?因为他只有一个孩子,而我四个孩子,一个孩子给一百就是四百,不能让他吃亏啊,所以就给了他孩子八百。

我心想的是,一个小孩他会给一百,结果没想到,他一毛不拔,你说他刚结婚忘了这一茬吧,可是头一年还没结婚时,给我的小孩压岁钱一人一百。最后,还是丈母娘一个小孩给了一百。

以前丈母娘会给两百,我还问了老婆,是不是丈母娘对我有意见?还是小舅子对我有意见?

今年春节,因为特殊原因,不能去丈母娘家吃年夜饭,我就跟老婆说,给丈母娘发一千块钱红包,小舅子就两免了,我不给他孩子,他也不用给我孩子。

压岁钱,都是有来有往的,偶尔会有忘记了,或者给少了,也没必要太在意,都是亲戚,肯定不会因为这点小事闹矛盾,一团和气最重要。

给多给少只是想表达自己的心意,有了就多给,没有就少给点,都是亲戚经济情况都了解,谈不上矛盾。

我身边没有,我自己姐妹就比较多,给压岁钱已经很多了。我们姐妹基本都是两个小孩,我三个,是远嫁,回家只带小的很多时候,大的已经很大了读大学了,她不愿意去,我给我妹妹家的孩子两百一个小孩的话我妹都要包一千回给我,因为我没他们的条件好,她们变像的帮我。

碗边上的饭粒永远吃不饱,难不成指着压岁钱发财吗?压岁钱是一点点心意,图个吉利,至于多与少也是礼上往来所决定的。

没有。

我们亲戚之间的关系很好。

爸爸的姊妹共5个,其中一个姑姑。爸爸是老大,爷爷去世的早,都是爸爸照顾弟弟妹妹,所以叔叔们之间的关系都非常和谐。

姑姑家以前比较贫穷,叔叔和婶婶们平时都对姑姑很好,现在姑姑家生活条件非常好,也不存在过多的干涉。

我们堂姊妹7个,从小在长辈们的教育和和谐的环境下长大,现在大部分成家有了自己的小孩,生活中也相互关心。工作后很少回老家,基本上是逢年过节回去,走亲戚送礼物也都是用心的,过年时候的压岁钱也是凭自己的能力给,从来不会因为压岁钱私下说什么。

我们家基本上是男生做主,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所以媳妇们都是听老公的安排,也都很大方。

妈妈家只剩下妈妈的哥哥姐姐,大姨因为是嫁出去了,她们可能跟随男方的习惯多一点,我们交集不多,不过妈妈和大姨的关系很好。舅舅当然为大,每次回老家必须去舅舅家,一是为妈妈长脸,而是感激舅舅小时候对我们的关爱,现在长大了,舅舅把这份爱转移到我们的儿女身上。

不管是爸爸的亲人,妈妈的亲人还是我们这一辈的亲人,都是非常和谐的,对待大家都是比较关爱,谁家有困难也是主动帮忙,更别说压岁钱这点小事从来不会计较。

这个问题我可以很自信的说“没有”。

至少在我的生活中,我的亲戚是没有这种现象的。

我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对于农村的家庭来说,紧迫的家庭不容得我们在压岁钱的问题上去过分关注,更多的它是长辈对这一传统的传承,也是对孩子们的祝愿。

01

我出生在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庭,从我记事开始,父亲就尝试过许多种挣钱的方法:卖菜、买水果、种西瓜、开台球厅……等等这些成为父亲后来给我谈起的“辉煌往事”。

那时候过年,我们小孩子最期待的就是“压岁钱”,那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笔“巨款”(即便是后来都被母亲收起来说等我们长大后再还回来),那种拿到手里的感觉还是超级开心。

小时候能有1块钱对于我们来说就已经是“大钱”,更别提那些城里孩子一次的压岁钱可以顶得上很多人的工资了,那是我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小时候接过压岁钱似乎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,没有推辞、没有拒绝,就是很简单的你拿我接的事情。

我现在还记得那时候从姥姥家回来之后,会迫不及待的数一下自己今天“收入”了多少,更可笑的是,还和姨家的小孩比谁收到的多。

当然,最后的结果就是那样,回到家的时候,统一上交。

压岁钱在亲戚之间,是一个“礼尚往来”的事情,我姨给了我50,那么我妈妈也必定会给姨家的孩子50,统一规划,根据关系的远近亲疏来进行分配。无形中,这也是一种不成文的规矩。

02

随着年龄的增长,过年的年味儿不但越来越淡,就连压岁钱也没有了小时候的那种欲望。

每逢过年照常去走亲戚,按照惯例,七大姑八大姨都会给塞压岁钱,出自内心的一种反应,我会抗拒、推辞:都这么大了,还给什么压岁钱。

这时候母亲也会在旁边帮衬着说话:“都长大了,还要啥压岁钱,不要了。”

其实不仅仅是这个原因,更多的是因为长大后知道了大家的不容易,挣钱的艰难,也有所耳闻他们因为金钱而日夜消愁,实在不忍心再去将那些他们辛辛苦苦挣来的50、100收入囊中。

即使是这样,亲戚们并不“领情”:“大什么大,都还在上学,拿着吧,明年就不给了,等你结婚了想要都没有了。”

其实我知道,这也是大姑大姨们的说辞,因为到了明年,她们还是会用相同的言辞把压岁钱塞给我。

我记得很清楚的一次,年后我去二姨家串门,她给我50元的压岁钱,本来之前就知道她们挣钱艰苦,这钱我铁定不会要,于是百般推辞,二姨性子也比较“倔”,非得塞给我,我母亲也实在说不过去,就说:“给你你就拿着吧,别让你姨一直让了。”我收下了,只是在我们晚上回家时,我已然悄悄的把钱放回到了二姨卧室的桌子上……

03

“压岁钱”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好运,是一种传统,一种习俗,也是一种快乐的方式,但它的意义更要结合人本身。

对于家境好的人来说,压岁钱千百块钱也是一种好运,对于家境差的人来说,哪怕在亲戚家吃的上一口热乎饭也能抵得上压岁钱带来的愉悦。

春节年年有,我如今也并未成家立业,还在一个美好的年纪,但不收“压岁钱”成了我对过年的一种传统,我相信年龄上的增长会让我更多的明白“付出”,而非“收获”。

因为压岁钱闹矛盾我身上真没发生过。

我个人认为压岁钱是图个吉利嘛,而且只要稍微懂礼貌都不会直接拆开啊,我的亲戚都还挺好的,起码没因为压岁钱闹过别扭,他们都是把这个当成习俗,不会拿来刻意的比较。连压岁钱都要拿来比较,拿来衡量得失那也太恐怖了,这哪里还有年味啊,不都是铜臭了,就是图个开心,小孩子拿了开心,大人看孩子高兴自己心里也美滋滋的。不要拿这个来比较,给多给少那都看个人,不要打肿脸充胖子,因为正常的孩子不会因为压岁钱多少来评价你们在他心中的地位,真正有感情的亲戚也不会因为你给的压岁钱少,他给的多而看不起你,一切都是自己心里多想罢了。

婆家大姐和二姐之间,因为压岁钱都到了过年回娘家都要错开日子的地步了。

婆家二姐生性凉薄,做为姑姑,三个侄子(我老公弟兄三个,各有一子)的压岁钱到十岁左右就不发了,然后前两年孩子们都高中快毕业了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开始给了,婆婆猜度说是因为二姐的独生子娶了媳妇,马上该有孙子了,再发压岁钱可以回本了,才又开始发了。婆婆对二姐素有成见,也是因为二姐对婆婆太小气,不过这次婆婆的分析,我们妯娌三个都认为有道理。

婆家二姐和大姐因为压岁钱而闹到过年不同时上门,是从大姐家两个女儿都结婚并且有孩子以后,你想大姐的两个女儿家一共有四个孩子,以前三个侄子二姐都不愿意出的压岁钱,凭空又多出四个孩子,二姐当然心疼发出去的红包。所以大年初二,二姐一家早早回婆家,吃完饭歇都不肯歇就急急的走了,因为大姐带着两个女儿马上就要上门了(中午大姐在家待完两个闺女的客,再带着她们来看婆婆)。婆婆总能猜中二姐的心思,知女莫若母。

说实话,对二姐这样的做法,我也实在看不惯,压岁钱可多可少,对孩子来说是一份过年的欢乐,孩子们爱比较谁的压岁钱得地多,那个亲戚给得多,要是说起来自己的亲姑姑都没给压岁钱,以后侄子和你还会有亲情吗?做为姨姥姥,给自己姐姐家外孙儿、外孙女发点压岁钱,多多少少有个意思,也让孩子们高兴高兴,这样躲着谁会看不出来呢?

亲情败给红包,真是可悲又可叹!